第11章 第11章

直到梁西沉从身旁离开,两人阴差阳错缠在一起的影子从光晕中分开,岑雾终于想到应该说什么。

但已来不及。

他就只说了这么一句,好像也不是要她回答,在问完后,他松了手,让她顺利地拿走了早饭。

然后走了。

她急忙转身,只看得到少年在暗色中的挺拔身影。脚步动了动,但最终,她还是没有勇气追上前解释。

后来,就如同丢了魂,岑雾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教室的,一路上,她的脑袋都乱糟糟。

周围其他同学走路或是聊天的声音她完全听不见,唯一在耳旁反反复复清晰重复的只有他的那句话。

以及,他看她的那个眼神。

比昨天的事还要让她如鲠在喉难以释怀。

她忍不住想,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那么问?

是她让他讨厌了吗?

手里的豆浆和蛋饼依然是热的,但吹来的风似乎格外冷,吹在她脸上,隐隐有些疼。

是讨厌吧。

她垂下眸,唇无意识地咬得用力。

好像有些呼吸不过来。

走进教室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有些浑浑噩噩的,她将吸管插进豆浆中喝了口。

“唔。”

舌尖冷不丁地被烫到,刺痛的感觉瞬间沿着神经席卷全身,烫得她眼睫毛止不住地扑闪。

岑雾头一次没了章法,想放下豆浆又想把豆浆吐出来,不知道应该先做什么好。

“啪嗒。”

豆浆杯子从手中滑落掉到了桌上。

浓香的豆浆顺势从吸管中流出洒了一片,刚拿出来的语文课本也不能幸免。

“怎么了,没事吧?”前桌听到动静立刻转头关心,递给她餐巾纸,又帮她把课本拿到一旁。

“没事,谢谢。”岑雾低着头。

想把豆浆扔了,然而拿到手里又舍不得,最终,她把剩下的豆浆小心地倒进自己的保温杯里。

收拾完,她起身走到饮水机那准备接杯开水,不料竟也走了神,直到热水沿着杯口涌出来溅到了她手上。

猝不及防被烫,手一松,一次性纸杯被带到地上。

顾不上疼,她连忙弯腰捡起,等站起来,她又后知后觉地发现方才的豆浆还弄到了她的衣服上。

果然糟糕透了。

她想。

“雾雾,沈岸这个混蛋欺负人,今天我们谁也不要和他说话!”心烦意乱之际,周思源进了教室,气呼呼地把书包往桌上一放。

岑雾飞快眨了下眼睛掩去情绪,抬头,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无异:“怎么了?”

周思源显然还在生气,嘴巴撅得很高,眼神忿忿。

沈岸跟着进了教室,眼神无奈,解释:“她今天生理期肚子疼,还非要在蛋饼里放辣酱,我不让,她吃了只会更疼。”

周思源气炸:“我就爱吃辣,无辣不欢,要你管?”

她凶巴巴地瞪着沈岸,突然想到什么:“你是不是有病啊,连我生理期都记得的,谁让你记住的?”

沈岸面无表情:“没记,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你!”周思源咬牙切齿,“今天不许和我说话!”

沈岸:“……”

周思源说到做到,一整个上午都没有理会沈岸难得的示好,看也不看他一眼,连带着也不让岑雾理他。

最后是中午沈岸特意出门去买了周思源最喜欢的奶茶和甜品,又保证下周请她一礼拜的早饭。

周思源才勉为其难地同意结束冷战。

她喝了口奶茶,傲娇地哼了声:“如果高三分班就好了,我一定从现在就开始祈祷不要再和你一个班。”

沈岸无奈。

此时岑雾也喝着沈岸带给她的奶茶,三分糖微甜的口味,在听到周思源说到高三这个关键词时,她顿住。

七中高二文理分班后高三不会再分班,他们三个高三也会继续在一起,还有一年多朝夕相处的时间。

可是。

梁西沉高三,离毕业还有六个月。

也就是说,她只剩下半年和他同校的时间了。这半年里,她能偶尔遇见他的机会又有多少?

突然间,岑雾觉得心口闷闷的。

“雾雾,你怎么啦,今天好像一句话都不讲。”周思源后知后觉发现什么,凑近关心。

岑雾将发苦的奶茶轻轻咽下,摇头:“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有点困。”

周思源摸摸她的脑袋:“那你抓紧时间多睡会儿。”

“嗯。”

外套脱下盖在身上,岑雾趴在桌上,脑袋埋入手臂中。

她忽然想,像梁西沉那样不缺女生喜欢的天之骄子,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在意的人随意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让暗恋者胡思乱想一整天是什么滋味。

没忍住,她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

从前,她从不会叹气。

更不会这样。

-

当晚,岑雾又梦到了梁西沉。

还是今早的一幕,不同的是,在最后早餐摊那里变成了他看着她,淡淡地问:“你喜欢我?”

吓得岑雾心虚又羞愧难当地从梦中惊醒。

明知是梦,明知他那样的人根本不会这么说,但再躺下时,她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睡着。

良久。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摁亮屏幕,打开了那个秘密相册。

不过是三张照片而已,她却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很久。

包括草稿箱里一条没有发出的短信。

隔天。

岑雾习惯性地出门上学,但在手碰上门把时,她犹豫了。

纠结几秒,她松手,在屋子里又待了会儿才出门赶下一班公交。

她是有意想避开。

然而她发现自己从上了车后,早就有了习惯——

下意识地站在右侧,目光一直望向窗外,等远远看到运河岸站台时,一颗心毫不例外地提到最高点。

她想看到他,很想,但又有些怕。

最后,这一班公交车上没有他。

而接下来的三天,她都没有再遇见过他。

-

再知道梁西沉的消息是在迈入十二月的第一周。

那天临放学前天开始下雨。

岑雾带了伞,和周思源一块儿撑着往公交站台走。沈岸被周思源赶走先去站台了。

周思源和往常一样天马行空地聊天,突然,她拉了拉她的衣服:“雾雾,你看。”

岑雾闻声抬眸,前面是三三两两结伴的学生。

没什么特别。

“怎么了?”

周思源冲她眨眨眼:“梁西沉今天被人表白了!”

岑雾大脑空白了一秒。

尽管极力克制,但她还是忍不住再往前面看去,直到没有找寻到那个身影,她才恍惚反应过来高三比她们晚放学。

“不用惊讶,他被表白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听说,高一入学军训那会儿,他直接被人当众唱情歌表白呢。”

岑雾只觉心脏被吊了起来。

她动了动唇,挤出强装镇定的声音:“那今天……”

“那个穿粉蓝色衣服的,看到了吗?”背后讨论人不好,周思源有意压低声音,“高一的学妹。”

“听说是高一3班的班花,拦住他就递情书。性格……唔,我打听到后觉得好像和你有点儿像。”

“然后呢?”雨滴滴答答落在伞上,岑雾听到自己散进雨中的声音。

“当然是拒绝了呀,”周思源一口回答,“据传出来的版本,梁西沉看都不看她一眼,还相当冷淡地说不喜欢她那样的。”

十二月的雨夹着十足的凉意,风试图往岑雾的嘴巴里灌。

很冷。

“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啊?”她插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无意识地攥在了一块儿,手心印出几道深深痕迹。

然后,她第二次听到了那个名字。

“三中的夏微缇!”

周思源压低了声音但显然压不住得知八卦的兴奋:“下午我碰见谢汶,就问他表白的事,嘿嘿,也顺便八卦了下梁西沉喜欢什么样的。”

“谢汶很八卦地告诉我,很大可能是三中校花,夏微缇那样的。”

她说着想摸手机去三中的贴吧找夏微缇的照片,意识到手机在家里:“晚上回去找了给你看看。”

“雾……怎么啦,雾雾你的眼睛怎么好像红了?”周思源一转头看到她眼睛有点儿红,担心坏了。

岑雾眨眨眼睛,说:“没事,就是好像……有东西吹进去了。”

“我帮你看看!”

“嗯。”

周思源急忙让她把伞举高点儿,然后扒着她的眼睛看,果然看到有一粒小沙子。

附近正在修路,灰尘多。

周思源想着以前她这样她妈妈都会给她吹吹,于是安慰她:“别着急,我帮你吹吹,吹出来就好。”

岑雾微仰脸,声音低低的:“嗯。”

温热的气息轻柔地拂来。

路边店铺放的歌曲也在这时吹了过来,很清楚地钻入岑雾的耳朵——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风渐渐

把距离吹得好远”

“吹掉了!”周思源松了口气。

“嗯。”岑雾勉力弯了弯唇,对她轻声说,“沈岸在等你,我看到你们的公交车了。”

周思源转头一看,果然车就要到站了。

“那我先走啦,明天见!”

“明天见。”

周思源朝她挥了挥手,跑向站台和沈岸一块儿上车。

等到红灯,岑雾撑着伞走向马路对面。

风再吹来,吹乱了她额前的发丝。

那首歌还在唱——

“但偏偏雨渐渐

大到我看你不见”

岑雾眨了下眼睛。

他不喜欢她这样的。

她也只是……被风吹红了眼睛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海燕、*^_^*的营养液,么么

注:本章歌词“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出自周杰伦《晴天》

正在跳转到日落时想你 第11章 第11章绿色阅读 - 日落时想你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