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假期最后一天的半夜,一场秋雨猝不及防,来势汹汹。

岑雾不小心着了凉,隔天起来后头重脚轻,随便吃了两口早饭就没胃口吃不下了,换来林湘几句阴阳怪气的嘲讽。

她没有搭理,独自出门上学。

坐上每天差不多时间到的2路公交,没有座位,她手扶住扶手,在摇摇晃晃间,她看到了运河岸恢弘大气的小区门。

之前从不在意,此刻却因为得知梁西沉搬来了这里后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只是从远远看见小区就寻找,到小区门彻底消失在视线里,她都没有看到心里想见的那个少年。

秋雨打在车窗上,毫不客气地发出啪嗒的声音。

像在嘲笑什么。

到了学校,因着下雨的缘故,原本今天的升旗仪式推迟到明天。

课间操的时间里,班里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聊着假期趣事,欢笑声到处都是,热闹非凡。

岑雾趴在桌子上,身体有些冷。

周思源知道她不舒服,特意去校医务室拿了盒小柴胡冲剂泡给她喝。

无糖的小柴胡泛着苦,就像那日凉掉的奶茶。

岑雾一口气喝完,嗓子仍是干得难受:“谢谢思源。”

周思源伸手探上她额头,确定没有发烧松了口气,又接了杯热水回来后,突然想到公告栏:“诶,雾雾,高三的月考排名出来了,梁西沉478分!”

北城所在的省高考采取3 2的模式,语数外满分480。

她兴奋地分享消息:“听说他们这次题目特别难,但他数学英语都是满分,选修的两门也是,就语文扣了两分!一骑绝尘,甩出第二名一大截呢。”

“梁西沉他不愧是学神!”

冷不丁听到梁西沉的名字,不知怎么的,岑雾忽然觉得刚刚咽下的冲剂一下在胃里翻腾了起来,苦如黄连。

她眨了下眼睛,忍住了因为苦意而就要泛起的生理雾气,却压不住想知道他消息的心思:“是么?”

“嗯啊。”

周思源号称八卦小灵通,学校里鲜少有她不知道的事。

她也趴在桌上:“这次考第二的是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听说她喜欢梁西沉很久了,一直想追他,还想和他考同一所大学呢。”

岑雾的呼吸很热,喷洒在皮肤上很烫。

放在桌下的那只手无意识地捏住校服,她听见自己佯装沉静打听的声音:“什么大学啊?”

“这个倒不知道。”周思源撅了撅嘴,还想继续分享其他八卦,马尾又被人不客气地一拽。

“沈、岸!”她恼火地站起来,一脚踹上他小腿,“你干嘛!说了多少次了不准拽我头发,你欠揍啊!”

沈岸满脸的嫌弃:“岑雾不舒服,你能不能别这么聒噪,让她好好休息?一天到晚就知道八卦。”

周思源:“……”

“雾雾你趴会儿,我不吵你啦。”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问题,她吐吐舌头小声说。

岑雾闭上眼,把脸埋进手臂中,声音嗡嗡的:“好。”

不过她也没有趴很久上课铃声就响了。

随着铃声和任课老师一起到来的,是放假前的月考成绩。

岑雾成绩好,但她偏科,差在数学上。

第一节就是数学课,试卷发下来,鲜红的70,离及格还差两分。

总分也很快出来,七班四十五个学生,岑雾语文英语名列第一,但因为数学的问题,班级只排14。

周思源的偏科比她还要严重,排29。

一看到排名周思源就哀嚎不已,连忙双手合十不停求保佑千万不要被拆散。

早在月考前朱宇就说过,等成绩出来会按成绩进行换座位。一般来说通常是成绩好的在前,差的在后。

或许是乞求被听到了,周思源紧张了大半天,最后幸运的是两人依然是同桌,而且从第四排前挪到了第三排,后排的同学则变成了沈岸。

沈岸是班长,也是这次的班级第一。

周思源很是不爽,在沈岸搬来后抬起下巴朝他哼了好几声,于是两人不出意外地又你来我往斗嘴了好几回。

岑雾在两人的斗嘴声中盯着自己的数学分数,很大的两个数字,像是在提醒她和梁西沉次次满分的差距。

这一整天都在下雨,她的感冒没有好转,甚至还加重了点儿。

糟糕透了。

唯一让她觉得安慰的,是没有和周思源分开。

-

这场秋雨在放学前就停了。

然而岑雾的感冒却在隔天变得更为严重。

到学校后周思源看到她没什么血色的脸吓了一跳,忙问她吃药没有,要不要请假去医院看看。

沈岸也关心了句:“如果难受的话,等下升旗仪式就别去了。”

周思源跟着点头,难得没有怼他:“对对对。”

两人都在关心她。

心中泛暖,岑雾微弯了弯唇:“没事。”

说着没事,然而声音却哑得不像话,喉咙里更像被火烧过一样难受。

而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

当站在操场上,头顶着太阳,她只觉头重脚轻得更厉害了,眼睛沉重地睁不开,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人群中小范围明显克制的骚动便是在她快支撑不住时爆发的。

“啊啊啊!今天的升旗手竟然是梁西沉!”

“天呐,穿上这制服也太帅了吧,又神又苏,要命!”

耳鸣声嗡嗡作响,和他有关的一切却总能被她精准捕捉到。

他的名字,他的声音。

岑雾眼皮猛地颤了下,费力掀起,不费吹灰之力地一眼将他找到。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今天的阳光格外得好,大片金色从天洒落,铺满整片操场。

他在操场左侧,作为主旗手站在左前。

少年的身形颀长挺拔,一身军绿色制服庄严肃穆,稍稍压制了几分少年气,却透出了股别样的禁欲感。

他踏着标准正步走到旗杆下,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旁人的心上,轻而易举搅乱她人的心跳和呼吸。

方才的骚动早已被教导主任用眼神压下,但压得住声音,压不住学生们的热烈眼神。

包括岑雾。

即便她有意克制。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目光看着他拉动旗绳在国歌下将五星红旗升到顶部,最后从容镇定地走上主席台。

今天优秀学生演讲的人也是他。

但他的手里没有演讲稿。

不知是谁率先鼓掌,偌大的操场上瞬间掌声雷动。

后来她听周思源说,那是她进入七中以来第一次见梁西沉当升旗手,也是第一次在国旗下演讲,更是第一次有那样震耳欲聋的掌声。

由此可见梁西沉的受欢迎程度。

掌声是在他伸手将话筒拔高了截,他那双漆黑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朝底下扫了圈后一下停止的。

明知他这一眼根本就是随意的毫无方向和意思,岑雾的心脏却在似乎和他对视上的时候猛烈失控。

他的演讲很短。

那天岑雾的状态实在是糟糕,但还是无比清楚地记住了他的那句话,和他其他说过的话一起,藏在心底一藏便是多年——

“你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未来怎么样,都由现在的你决定。永远不要辜负心怀梦想的自己。”

其实说起来是很寻常的话,老师们大抵也在课堂上苦口婆心地说过多次。然而经由他的嘴中说出来,着实叫底下人心潮澎湃。

或许是他有着少年的意气奋发,也有着压不住的桀骜劲,话音落下的瞬间,掌声欢呼声甚至比刚才更热烈。

有男生大喊:“对!”

掌声像是要把天都掀翻下来,久久不息。

他还站在主席台上,璀璨阳光落在了他身上。

很耀眼。

-

岑雾终究还是没撑住,在第三节课后被老师带去了医院挂水。

输液室人不多,岑雾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扎针的左手有些凉,但当大片阳光从窗外落进来时又有些暖。

她侧头,望向窗外。

须臾,她慢慢地抬起右手,试探着去触碰握住那份光。

挂完水回到学校已是午饭时间,岑雾和老师道了声谢后回了教室,她没有去食堂,而是从书包最里面拿出手机去了实验楼天台。

周思源说过,实验楼的天台平时几乎没怎么人去,是一个绝佳的中午放松地方。

爬上楼梯到天台,呼吸很喘,等不及平复,她迫不及待地将手机开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才接通,她就说:“程老师,我想报名,我要跳舞。”

她顿了秒,眼里盛满久违的璀璨,一字一顿说出之前骗了程音也骗了自己的话:“我喜欢跳舞。”

她热爱舞蹈。

很爱。

程音听到她这么说喜不自胜,下意识就问:“真的?怎么改变主意了?”

只不过她没来得及听岑雾的回答,因为突然有个重要电话进来了。原因其实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岑雾没有放弃跳舞。

“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过来北城找你,明天。雾雾,我很高兴,”她满脸欣慰的笑,“老师会帮你的。”

岑雾嗯了声:“谢谢程老师。”

不知是挂水起了作用还是其他,她觉得身体似乎好受了不少。

仰头,她抬手,两指做出捏住太阳的动作。

有光穿过覆上她的脸。

她弯唇,浅浅的笑意悄然漾开。

片刻后,轻舒口气,岑雾收回手转身准备下楼。

不想嘴角和眼里的笑意却在下一秒被吓得瞬间消失殆尽。

入口处,楼梯间的门被推开。

那张五官极为出色的脸在明朗的光线中被照得清晰。

——梁西沉。

他也在这时懒慢地撩起了眼皮。

目光碰撞。

岑雾心跳倏地停止跳动。

她眨了下眼,想开口打招呼,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手心潮湿,最后,她只是朝他无声地点了点头,迈开突然很重的脚步佯装平静地离开。

天台不算小,但此刻空气里竟全是他的味道,干净清冽,像夏天清爽的风,轻轻拂过她鼻尖。

最后一步的距离,就要擦肩而过。

倏地。

他侧首,幽邃目光明显落在她脸上,看着她。

正在跳转到日落时想你 第6章 第6章绿色阅读 - 日落时想你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